首页 > 廉政要闻 > 县(市)区要闻 > 正文

【省纪委监察委网站】【40年礼赞】一路拍照伴我行

发布日期:2018-09-12    来源:河南省纪委监察委网站   

我1977年出生,随着改革开放成长的一代。

童年时,家里几乎没有拍过照片。我四岁生日那年,村里来了个照相的,妈妈狠了狠心,花了一块两毛钱,让我和姐姐拍了张黑白照。听说,那时七分钱就能买根铅笔。那天,妈妈特地请来村里最灵巧的婶娘帮我和姐姐打扮:姐姐的短发涂有明亮的发油,我头上抓着两个小发髻。我俩穿的半截袖,是用绿色的确良夹上彩色花边做成的。两条红绸裙子是妈妈巧手用红绸被面剪裁出来的,平常压在箱底,那天翻出来穿上时皱巴巴的。姐姐穿着自己粉色的凉鞋,高高兴兴的;我的绿凉鞋是从邻居家借来的,有些大,但能穿上拍照也很高兴。巧婶娘用紫罗兰香粉帮我和姐姐把脸上擦满,在红纸上涂了点水,把我和姐姐的嘴唇和脸蛋抹红。记得打扮完后,大家都惊呆了:“两个女娃真亲,跟画上娃娃一样!”快拍照了,巧婶娘又从村头新娘子家里借来两束塑料花,我跟姐姐手里各捧着一束。姐姐右手握着塑料花,左手指着斜前方,我两手抱着塑料花,呆呆看过去,然后照相的“咔嚓”拍下来。冲洗出来的黑白照片上:场上大麦秸旁的两个小女孩,大义凛然地看着前面。过后,为了答谢巧婶娘,妈妈还用自家织的手巾包了6个鸡蛋给她送过去。童年那张珍贵的照片,着实让人高兴了好几年,我偷偷拿到学校去炫耀,同学都抢着去看,弄烂了照片。为此,妈妈回到家,狠狠揍了我一顿。我童年唯一的照片,至今也是存在记忆里。

上初中时,照相馆会定期到学校给学生拍证件照,每拍一次三块钱。也许是童年时很少拍照的缘故,每次学校有人来拍照,我都会省去好几天的菜票钱,去拍一版一寸大头照。初中时,照片中的我是个“假小子”:妈妈嫌我头发长,太费家里的洗发水,就毫不犹豫地拿着刮刀将我整成齐耳贴头皮的短发。初中时,时兴穿绿衣服,男生女生都争着穿。中学合照中,我和男孩子站在一起,大家分不清男女。初二时,我在学校拍一寸照片,结果男同学在旁边小声说:“这女孩子老板着个脸,会不会笑啊?”我狠狠地瞪他们一眼,结果那张满脸怒气的一寸照片诞生了。初三时,女生爱穿彩色缎子上衣,大家蹲在校外绿油油的麦地里,或者站在铁路旁桃花树的树杈上,竖起剪刀手,“耶——”一张照片拍好了。

上高中时,村里已经有人买了胶卷相机。那时进照相馆拍一次彩色照片五块钱,大家进照相馆的机会比以前多了。因为上重点高中,妈妈给我买了两套新衣服,但我老爱穿旧衣服:红花花上衣,黑色脚蹬裤。在灵宝一高,学习不好却穿着新衣服,会被大家耻笑的。不过趁着寒暑假,我们会换新衣服,骑着自行车跑到函谷关,拍些留念照。高考结束后,我们像冲破笼子的小鸟,拿着相机跑遍了灵宝市的山山水水,这个期间的照片,慢慢已经有了多种色彩,居然装满了大大小小五六个相册:墙上,镜框里,玻璃板下,都是我照片汇聚地。妈妈常常感慨说:“照那么多照片,你吃喔——”

上大学后,同宿舍的女生就有台胶卷相机。关系好的女生隔三差五地出去拍照。一个胶卷十八块钱,冲洗一次十二块钱,每次能冲洗出三十五六张照片。学校门口是个大型的彩扩中心,晚上送过去的胶卷,第二天就能全部冲洗出来。我们穿着五颜六色的漂亮衣服,去郑州各大景点去拍照,去模特走步的T型台拍照。实习期间,我们去了白沙水库,少林寺,嵩阳书院等地,喜怒哀乐都有人拍下来,拍照便成了家常便饭。二十岁生日时,我在学校门口的照相馆拍了平生第一次的艺术照:那张戴帽子的黑白艺术照,亲朋好友看了都说像明星。那时,我也第一次留长了过肩的长发,买了方格格背带裙,留着淑女头,终于在照片中像个女孩子了。郑州上学时,每半月给家里写一封信,信里都夹有我的照片,有时忘了邮寄照片,家人会打电话问:“你在学校都好吧?怎么没有看见你照片啊?”看照片,也成了家人极大的乐趣。

2006年上班后,我买了第一台小傻瓜相机,拍照更方便了,不用花钱买胶卷,每次拍照都可以拍到几百张照片,回来后,我再在电脑上精心挑选,挑选出精彩的照片保留下来。不用买信封和邮票,通过电子邮件,我将好的照片精心配好文字,发到全国各地的报纸上。《农民日报》《中国妇运》《河南日报》等报刊杂志都发表过我拍的照片,成就感油然而生。已过而立之年的我,悄悄买来泡泡袖,长纱裙,旗袍,汉服藏在衣柜里。空闲时,我将相机调成自拍模式,画上淡妆,穿上自己幼年梦想穿的各种款式衣服,自己给自己拍出心仪的照片,再制成电子相册,上传到QQ空间里静静欣赏,怀念已经逝去的青春。

这些年,我拥有上万元的单反相机,拍出的照片效果更好了。脾气相投的几个朋友出去拍照时,车后备箱里各种纱巾、伞、裙子等等,那些道具够得上拍摄电影的阵势了。最近,刚换了个新手机,我惊喜地发现,它携带非常方便,具有相机拍照的各种功能,甚至可以拍出3D照片,于是有事没事,便拿着手机练练。我琢磨着,有空回老家时,拿手机帮家人拍拍照,帮婆婆和妈妈美美颜,七十多岁的人了,让她们也美美过一把照片瘾。

时光飞逝,我们这一代是改革开放的最大受益者,我们没有经过大跃进,三年自然灾害和文化大革命,改革的一切福利我们都享受到了,我们伴随着祖国繁荣而成长。我自豪,见证了祖国改革开放40年的辉煌!(作者:灵宝市纪委监察委 杨蓓蓓)



   打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