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清风时评 > 正文

从其大体为大人

发布日期:2018-07-12 08:42:49     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   

●在我们党内,焦裕禄、谷文昌、杨善洲、廖俊波之所以成为时代先锋,同样在于他们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,坚守理想、严守政德。相反,一些人不从“大体”,不要共产党人的操守气节,既想当官,又想发财,怎能不脱轨越界呢?

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,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。

如何成为一名高尚之人,《孟子·告子上》早就有过议论。公都子问曰:“钧是人也,或为大人,或为小人,何也?”孟子曰:“从其大体为大人,从其小体为小人。”曰:“钧是人也,或从其大体,或从其小体,何也?”曰:“耳目之官不思,而敝于物,物交物,则引之而已矣。心之官则思,思则得之,不思则不得也。此天之所与我者。先立乎其大者,则其小者不能夺也。此为大人而已矣。”

孟子在这里所说的“大人”,就是人们心中的大义之人、廉洁之士、道德之星。欲成为高尚者,就要重视“大体”,由“大体”主导自己的言行。这个“大体”,古人称之为“心”,放在今天主要指理想、信念、道德、操守、政德等。“欲事立,须是心立。”一个人心里有了主心骨、定盘星、指南针,行为就不会有偏差,就会成为受人尊崇的“大人”,而不是令人厌恶的“小人”。

《大清相国》中的主人公陈廷敬,廉洁一生,成为世人推崇的清官,重要原因就是“从其大体”,坚持“我本高洁,不忘初心”。陈廷敬与张汧、高士奇和郑恒四位举子一同入仕为官,最终却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。高士奇贪财,郑恒贪名,张汧渎职,唯陈廷敬慎终如初,英名长存。

郑恒临刑前与陈廷敬的一段对话引人深思:“陈廷敬,我问你!如若当年你没有被贬离京,你身处这云谲波诡的京城官场,你会不会贪?”陈廷敬回答:“我不会贪,也不会从浊流,正因如此,命中必将被贬,在京城也当不了15年的官。我甚至不敢奢望能起复回京。我也许会在乡间终老,也许郁郁不得其志,但我绝不会贪腐。”此言发自灵魂,浩然之气喷薄而出。

一个人贪还是不贪,根本上就看其是否从大体、立大志、树大德。现实生活中,有人把自己的贪腐归咎于“环境”,认为是外因造成的。其实,贪腐的根本原因不是环境,而是“心境”,是其甘愿从浊流、从“小体”。从一些被查处的“窝案”看,少数党员干部明明知道自己的追随者“贪腐成性”,依然“从腐不止”,这正是“一叶障目,不见泰山”。这些人眼里看到的,只是利益、官位、靠山,而从来没有考虑“从腐必自腐、逐臭必自臭”。到头来,只能沦为大众眼中的“小人”。

心有高标,方可致远。无数事实证明,先确立根本的东西,知大局、识大体、守大节、遵大德,净化精神家园,纯洁思想境界,就能做到清清白白、堂堂正正、坦坦荡荡。当年,黄继光经常带着一本描绘马特洛索夫的连环画,有空就翻阅。雷锋看了电影《董存瑞》以后,含着热泪说道:“应该做这样的战士!”他们之所以成为英雄,在于被高尚填满心灵。在我们党内,焦裕禄、谷文昌、杨善洲、廖俊波之所以成为时代先锋,同样在于他们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,坚守理想、严守政德。相反,一些人不从“大体”,不要共产党人的操守气节,既想当官,又想发财,怎能不脱轨越界呢?

古人云:“万物得其本者生,百事得其道者成”“本根不摇,则枝叶茂荣”。很多人总认为,只要坚守底线就可以保证不出事。滋生这种思想,恰恰是很容易出事的。欲想成为“大人”,必须坚持高标准和守底线相统一。事实上,高标准起着灯塔的作用,更具有决定性意义。党员干部只有坚持高标准,底线才会越来越牢固,底气才会越来越充足,才不会被利欲所干扰、被美色所迷惑、被他人所围猎。

“观于明镜,则瑕疵不滞于躯。”共产党人的心学、理想、初心等就是一面照亮征程的明镜。党员干部经常从其“大体”,照照“镜子”,修身养性,正心明道,防微杜渐,就一定能成为“大人”、成为百姓心中的“好官”。(桑林峰)



   打印